聊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坛

2019/06/21 来源:聊城信息港

导读

“小畜生安敢如此!”就在楚天行的咸猪手距离异域美人凸起的傲人双峰不过只有区区一尺之时,一道愤怒的暴喝如同炸雷般传入楚天行的耳中,同时一道凌厉

“小畜生安敢如此!”就在楚天行的咸猪手距离异域美人凸起的傲人双峰不过只有区区一尺之时,一道愤怒的暴喝如同炸雷般传入楚天行的耳中,同时一道凌厉的刀劲破空袭来。≧杂≮志≮虫≧破空而来的刀劲与异域美女的拳力判若云泥,楚天行亦不敢轻攫其锋,脚踏双飞翼直接飞身暴退一丈开外!“霍都叔叔救我!”看到破空出现的刀劲后,异域美人的眼泪瞬间委屈的流了下来。盛怒之下的刀锋力道不减,竟然直接把楚天行刚刚所站之地旁边的一人多高巨石斩为两半。这刀劲的主人至少是一名五星武宗!似是早就察觉,楚天行脸上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淡然笑道:“两位偷偷听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么?”一名年纪四十岁上下,满脸虬髯的汉子兀然现身,只见这名虬髯汉子,身高有一丈二有余,一副西域武士的打扮,身后背着一柄巨大的血红色圆月弯刀。出乎楚天行之意料,此人居然是柳下跖手下五大马贼首领之一的刀狂,但自刀狂身上,楚天行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困仙指的禁制之力。“嗯,他居然有破解我困仙指的方法!”楚天行目露讶色,纳罕的自语。此刻,刀狂恶狠狠的盯着楚天行,似是仿佛恨不得生噬其肉,血红色圆月弯刀向天一举,厉喝道:“小畜生,纳命来!”刀狂的旁边站着一名长的慈眉善目的老者,老者也是一身西域人士的打扮,长着一双如同大海般深邃的蓝色眼珠,衣着虽然很朴素,一身气度却是极为不凡,让人不敢轻视。慈祥老者一拉刀狂的胳膊,喝道:“霍都,你看不出楚少爷在故意戏耍我们三人吗?你呀就是脾气太爆,不够细心,否则当年也不会将王女失……。”一听慈祥老者的话,刀狂脸色瞬变,变成酱紫颜色,但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可是,二叔,他刚刚竟然敢对丽娜如此无礼,我……”。“你还把我当做二叔吗?”慈祥老者一声暴喝:“楚少爷是王女的朋友,莫说楚少爷并没有把丽娜怎么样,即使是真的把丽娜怎么了,那也是丽娜的福份”。听出慈祥老者发怒,刀狂直接变得如同霜打的茄子蔫在了那里,而异域美女丽娜更是吓的连哭都不敢了,两人之间互相无奈的眨巴着眼睛。“王女,朋友!”楚天行漆黑眼眸中的疑惑更重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也没听过什么王女。除了东儒国小公主,楚天行没有任何的公主朋友,但刀狂,丽娜,与慈祥老者皆具有西域人的特征,明显是来自西域的异族,绝不会奉东儒国的公主为王女。就在楚天行搜索自己全部的记忆,都没有发现什么王女信息时,出乎在场之人意料,这名慈祥老者竟突然半跪在了楚天行面前。楚天行心中暗道一声“不好”,“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名慈祥老者至少是一名五星武玄强者,年纪也有七八十岁,对我如此放低身段,所图必定不小!问题是楚天行如今明面上仅是一名九星武士,又有什么能让人所图谋,莫非这慈祥老者在图谋楚天行身后的龙凤书院以及柳下跖麾下的九千马贼。一念及此,楚天行也半跪了下去,把身段放低,对慈祥老者歉然道:“楚天行一时顽皮和这位姐姐开了一个玩笑,还请老先生恕罪!”“哎,楚少爷何必如此,折煞老夫了,年轻人么,开个玩笑是很正常,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楚少爷只要肯答应……!”慈祥老者继续说道。“不好,他要说到正题了!”楚天行心中暗道不好,于是他连忙阻拦道:“今日夜色已完,楚天行就此告辞了,改日定当上门请罪!”“改日!你连我二叔住哪都不知道,还改日,这也太敷衍了吧!”刀狂在心中怒骂道,只是表面上又不敢说。“哎,楚天行,实话实说吧,今天我和二叔来找你,是希望你娶了我们王女,然后命令老大带领九千马贼助我们收复新月城!”刀狂竟然不解风情的直接点破了。“本来老大已经快答应帮助我收复新月城了,若非你师尊楚行狂横空出世,给老大下了禁制,令老大成为你的奴仆,如今我们已经踏上收复新月城的旅途了。”“刀狂武功虽高,但是性子却是太直,这种人并不难对付,倒是那慈祥老者喜怒不形于色,简直是深不可测!”楚天行心中盘算着,嘴上却说着另外的一套:“你们说笑了,我连你们王女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她也没有见过我,怎么能够谈婚论嫁。”“呵呵,我们新月城的王女,楚少爷不但认识,说来交情还不浅呢?”慈祥老者悠然笑道。“没想到老先生偌大年纪也爱开玩笑,楚天行从小到大,在这白沙城中认识的人也寥寥无几,更何况是西域王女,老先生何出此言?”楚天行继续打着哈哈。慈祥老者微微一笑,随即伏在楚天行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些什么,听到慈祥老者的这些话后,楚天行的脸色微变。“这”,随后,楚天行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好,我们的联盟结成了!等我将身边的事情处理完毕,我会履行我的承诺助你们复国。”楚天行接着告辞道:“既然结盟已成,那么楚天行就要真的告辞了。”“楚少爷稍等”,慈祥老者似乎有些踌躇,随后又下定决心道:“既然楚少爷能够看得上丽娜,此乃丽娜之福,从此之后丽娜就是楚少爷的人了!”“老先生,你!”“爷爷,你!”“二叔,你!”楚天行,丽娜,刀狂三人同时目瞪口呆!“既然我们是一家人了,楚少爷,你可否把你的秘法解开?”慈祥老者皱着眉对楚天行说道,其实他刚才已经偷偷试了几次,以慈祥老者的能力可以轻而易举的强行破开寒冰牢笼,但楚天行将寒冰牢笼贴身附在丽娜的身上,慈祥老者无法保证在破开寒冰牢笼的同时不伤害到丽娜。楚天行的寒冰牢笼说神通不是神通,说武技又十分奇异,是以慈祥老者将楚天行的寒冰牢笼称为秘法。“解个毛啊,五分钟时间马上就到了。”楚天行在心中窃笑。本来楚天行无需动手,丽娜身上的寒冰牢笼就可以自己解开,可是楚天行临终却改变了主意,他用手狠狠的在丽娜胸前摸了一把,而后丽娜身上的寒冰牢笼随之解开。仿佛这就是解开寒冰牢笼的方法。“你!流氓!”丽娜白皙的俏脸直接气的变成酱紫颜色。楚天行却早已一声长笑,脚踏水风行步飘然离去。“爷爷,他!”,丽娜气的直跺脚。“哼,此子不凡!小小年纪,心机却如此深沉!武功更是不弱!只可惜竟是个好色之徒,恐怕难成大事,不过如此甚好,知道了他的弱点,自然就好掌控他了!”慈祥老者脸上古井无波的说道。

巴彦淖尔好的牛皮癣专科医院
晋中治癫痫医院哪好
通辽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