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1937全球速递全文阅读

2019/06/21 来源:聊城信息港

导读

    早上九点左右,军需大楼里终于有了些人气。约翰在楼里溜达了一圈,看到一帮中低级参谋和陆军妇女队

    早上九点左右,军需大楼里终于有了些人气。约翰在楼里溜达了一圈,看到一帮中低级参谋和陆军妇女队成员在各楼层的走廊里来去匆匆,似乎很忙碌的样子。但是,从他们的神情和言语中,约翰没有感觉到有丝毫紧张的气氛。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人是个例外。这个人就是陆军部情报局远东处处长鲁弗斯-布拉顿上校。  由于多诺万的缘故,约翰和陆军情报局高层之间的关系一直有些微妙。虽然没有发生过什么直接矛盾,但也谈不上融洽,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所以,约翰和布拉顿上校并不熟,充其量也就是在开会时见过几面,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  不过,约翰之前倒是曾经听泰勒提到过一次这个布拉顿上校。貌似他俩不仅曾在驻日本大使馆共事过近三年,还一起在日本帝国近卫炮兵团实习过6个月。  据泰勒说,布拉顿是陆军首屈一指的日本通,在担任远东处处长之前,一直从事对日情报工作。他不仅日语的听、写、说非常出色,还长期潜心钻研日本的历史、习俗和政治生态,对日本军界、政界的掌故颇为了解。  前几年,布拉顿还出过几本专门介绍日本文化的书,在学界有些影响力,一些大学甚至专门请他去讲过课。总之,在泰勒口中,布拉顿上校是个聪明、睿智、勤奋、严谨的专家学者型人才。  但是今天,当约翰在顶楼马歇尔参谋长办公室门口的走廊里遇到他时,这个“学者”上校正神色焦虑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甚至差点忘了主动向他这个长官敬礼。  不过,约翰也没有去计较这种琐事。他的注意力都在布拉顿手里的公文报上。他猜测,此刻这个公文包里装的应该就是902号电文的第14部分。  约翰猜的一点都没错,布拉顿上校早晨7点半从海军情报局译电处克雷默少校那里拿到的正是这份电文。  整个电文很长,抛开繁冗的外交词令和对日方立场的辩护之辞之外,关键只有两句话。  一句是:“日本政府不得不通知美国政府,鉴于美国政府所采取之态度,帝国政府不能不认为,即使今后继续进行谈判亦无法达成终协议,特此通知美国政府并深表遗憾。”  如果光是这句话的话,布拉顿上校或许还不会像现在这么焦虑。不过是宣告谈判破裂而已,美国方面多多少少也是有心里准备的。  关键是在电报正文之后,单独指示野村大使和谈判代表来栖的另外一句话:“请把我国政府的答复于华盛顿时间12月7日下午13时正式递交美国政府,若有可能请交国务卿赫尔,之后销毁使馆剩下的密码机。”  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布拉顿看到这一句话,立刻就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销毁大使馆的密码机,意味着中断日本国内和使馆的联系。什么情况下一国政府会主动切断与自己驻外使馆的联系?唯有战争!  而且电文里特意要求野村和来栖在7日下午13点递交此答复,这个时间必然不寻常,很可能就是日本人动手的时间。  布拉顿甚至已经猜到日本人的目标。华盛顿时间下午13点,正是夏威夷的早上7点,7号又是个周日,这个时间无疑是港口防御松懈的时候。  心急火燎地布拉顿立刻给马歇尔位于迈尔斯堡的寓所打了电话,但是勤务兵阿加伊亚上士告诉他:“参谋长阁下不在家,出去骑马了。现在找不到他,不过他上午10点应该会去办公室。”  无奈的布拉顿只能“严令”阿加伊亚上士立刻去找参谋长,而他本人,则只能在马歇尔办公室的门外祈祷参谋长赶紧回来。  相对于不知道跑哪儿骑马去了的马歇尔,斯塔克这边的情况要好一些。他接到来自海军情报局的紧急电话时正在自己家的园子里晨练。所以很快,他就返回了海军部的办公室。  但是生性谨慎的斯塔克在看完情报后并没有立刻做决定,而是让秘书打电话把作战部副部长英格索尔、情报局局长威尔金森、通讯部部长诺伊斯等人一个一个叫到部长办公室来,大家开会讨论一下。  结果,一直到10点多,大家才得出了一致意见:“日本将很快在南中国海方面发起攻击。”  至于下午13点这个时间是否预示珍珠港会有危险这件事,情报局局长威尔金森倒是曾建议斯塔克给金梅尔挂个电话,提醒一下。不过斯塔克拒绝了。  理由和罗斯福昨晚不愿意打扰他看戏一样。现在是华盛顿时间10点半,夏威夷时间凌晨四点半,斯塔克不想搅了金梅尔上将的美梦。  不能不说,海军就是比陆军绅士。历史上,虽然马歇尔参谋长收到情报比斯塔克部长晚,但人家拿到消息后立刻就给在菲律宾、巴拿马运河区、夏威夷和旧金山等地的陆军指挥官发了电报,提醒注意警戒,压根就不管那边是不是半夜,指挥官是不是在睡觉  反过来看人家斯塔克上将,哪怕可能会损失掉几千条生命、损失掉一支强大的舰队,也绝不做惊扰别人美梦这种不符合绅士行为规范的无礼举动。  也许,这就是斯塔克终跌入深渊,而马歇尔屁事没有,稳如磐石地作为陆军参谋长一直干到战争结束的主要原因吧。  不知道等过了今天,当斯塔克发现自己因为没打这个电话而葬送了整个军事生涯,并且还要遭受无休止的听证会折磨的时候,内心会作何感想?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约翰现在要做的,是拿着从他自己文件柜里找出的一份关于近期远东物资运输计划的文件,打着向马歇尔汇报的旗号守在参谋长办公室门口。这么精彩的历史大戏,约翰也找不出比马歇尔办公室更好的观看位置了。  

黑龙江医院专治牛皮癣好
青岛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哪家治疗儿童癫痫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