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刺死室友学生家属愿尽力赔偿受害者家人

2019/10/13 来源:聊城信息港

导读

刺死室友学生家属愿尽力赔偿受害者家亾“让我妈吧。”郭力维委托母亲作为代理人,合议庭问郭力维母亲是否到场。这时,正对庭审台中间一排个座

  刺死室友学生家属愿尽力赔偿受害者家亾

  “让我妈吧。”郭力维委托母亲作为代理人,合议庭问郭力维母亲是否到场。这时,正对庭审台中间一排个座位站起来一名女子,她摘下口罩说:“我就是郭力维的母亲。”郭力维母亲的出现,引起了庭下一阵骚动,自案发后,郭力维母亲从未在公众面前出现过。开庭前她就已来到现场,戴着口罩,没有被认出来。

  法官要求郭力维母亲留下,正当她不知怎么办时,一个戴眼镜穿蓝色羽绒服的年轻女子站了出来,她是郭力维的姐姐,她给合议庭留下了一个号码。

  庭审中,当郭力维向法庭陈述时,他的母亲哭了,眼泪把口罩都浸湿了。庭审还未结束,郭力维的母亲实在忍受不住,就从法庭走出来,一边走一边不断地干呕,身体不停抽搐,亲戚也随同出来,在法庭门口不停抚摸着她的胸口。

  离庭时两次望向家亾

  主审法官当庭宣布休庭,当法警将郭力维带出时,郭力维慢慢转回头,眼神平静又略显无奈。郭力维的眼睛近视,只能眼睛眯缝着望向旁听席,看母亲是否在现场,看家人坐在那里。由于郭力维的母亲提前离开,他眼睛扫了一圈没有看到,眼睛直直地望着旁听席走出法庭。

  在走出法庭的一瞬间,郭力维还在向旁听席做一瞥,郭力维看到了他的亲人,姑姑、姐姐也在起身看着他,郭力维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迟疑了一下,便随同法警走出法庭。

  民事索赔66万余元

  在法庭上,被害人赵研的父亲赵利民、母亲孙爱华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方,向长春市中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被告人郭力维赔偿赵研的死亡赔偿金人民币256589元,丧葬费人民币11743元,被抚养人生活费人民币389162元,交通费人民币500元,总计人民币657994元。

  此外,原告律师当庭追加4500元律师费,要求由被告人承担。总计662494元。

  郭力维家属 愿尽全力赔偿赵家亾

  庭审后,采访了郭力维的母亲(以下简称郭母)。

  :现在生活状况怎样?

  郭母:经常会在睡梦中惊醒,有时想起孩子会大哭一顿。这段日子亲戚朋友都来陪我,但仍觉得像天塌下来一样。

  :对终判罚有什么期望?

  郭母:孩子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处理问题是不对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寄希望于留孩子一条命。我孩子是个好孩子,但杀人还是不对的,希望法庭能宽大处理。

  :你在法庭上情绪很激动。

  郭母:见到孩子被带出来我就哭了,眼泪直流,庭审还未结束,我就走出来,当时只觉得胸闷恶心,我有心脏病史。

  :对方提出的民事赔偿要求,你有何看法?

  郭母:家里没什么经济来源,对方提出的那些钱,实在是很困难,但仍会尽努力对被害人家属进行赔偿。

  赵研家属 赵研曾对父母提起视频

  昨日9时45分左右,赵研的母亲孙爱华在其亲属的陪同下来到了审判庭。孙爱华的面色比赵研刚被害时好了很多,但是精神还是很恍惚。走到她身边说:“姨,近还好吗?”孙爱华愣了一下,握紧了的手,眼泪立即就流了下来,“赵研冤啊!”然后就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

  平静了一会儿,孙爱华说,过年时她和丈夫赵利民在赵研姑姑家过了三天,“我一个人时就想哭,但又不敢让他们看见,他们一看见就知道我在想赵研了!”孙爱华说。昨日6时左右,孙爱华就起床了,来法庭前担心身体受不了,还吃了点药。

  孙爱华说,今年她48岁,赵研出事后受到的打击太大,身体大不如前,也就一直没有再去上班。以前的工友送给她一只小狗陪她。赵利民回到原单位上班了,过年的时候休了几天,生活似乎都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但是,赵研再也回不来了。孙爱华说,赵研的骨灰也在葬礼当天就撒到了松花江里。说到这些的时候,孙爱华红肿的眼睛里再次流下泪来。

  孙爱华还说,以前她听赵研说过有一个同学将他睡觉时打呼噜的视频传到了上,当时她还劝过赵研别和同学太计较。后来她听别人说,郭力维不但将赵研的呼噜声传到上,还传了一张赵研的照片,孙爱华说:“谁遇到这个事不生气啊!可能出事后,两个人发生点口角。”

  社会反响学生不愿多提此事

  昨日下午,再次来到吉林农业大学,17号公寓门前站了很多等待除雪的学生。413寝室门上的封条已经被撕掉,敲门屋内并没有人回应。邻近寝室的同学说,413寝室门上的封条是警察来勘查现场时撕掉的。这名同学还说,回来这几天他并没有看到413寝室有人出入,寝室里也没有人听说郭力维的案子已经开庭。然后这个同学就再也没说什么。与413寝室邻近的几个寝室的学生同样不愿多提这件事。随后,来到郭力维室友现住的3号公寓154寝室,154寝室门上贴着印有“公寓服务中心封条”字样的封条。

  “农大杀人案”

  成络关键词

  现在“农大杀人案”已成为百度搜索的关键词,在百度上可以找到大约9710个相关页,包括新华在内的全国多家媒体都报道了事件的相关。昨日,因为赵研上灵堂所在站进行系统维护,并没有进入到其页,但是据前几日的观察,还是有不少赵研的同学到这个上灵堂对赵研表达自己的哀思。

  【案件焦点】

  未申请精神病鉴定

  “虽然我们之间发生过口角,但是从未动过手。”郭力维说,他不仅没有和赵研动过手,而且赵研骂他的时候他也从来不还嘴。郭力维称自己不想扩大影响,觉得那样不太好。据了解,郭力维没有任何前科劣迹及其他不良记录,熟悉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内向而冷静的人。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郭力维的母亲曾表示儿子初中时曾经神经错乱过,后来在辉南的一个小诊所吃药吃好了,之后一直承受不了长时间的响声。为此,家属认为郭力维精神可能有问题,要为其做精神鉴定,争取减刑机会。昨日,郭力维的代理律师、吉林吉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郭东升表示:“因为郭力维家没有家族精神病史,所以没有必要对其进行精神病鉴定。”

  自首情节能保住性命?

  郭东升律师认为,作案后,郭力维自己在床上坐着打报警,警察现场调查时,他又主动承认是自己杀了人。根据《刑法》规定,郭力维的一系列行为符合自首的特征。根据《刑法》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法律人士称,如法庭认为郭力维有自首情节,可能不会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

  律师指责学校有

  郭东升在辩护意见中称:郭力维杀人一案系同学纠纷引起,案发地又是在学校宿舍,学校存在疏于管理的现象。他认为,被告人杀人,其自身原因是主要原因,但其所在的大学也负有不可推卸的。首先,学校老师没有及时发现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的矛盾。被告人将打呼噜视频传到校内上,竟没有引起学校有关部门的丝毫重视,无疑为矛盾的加剧埋下了根源。第二,学校没有尽到教育管理的义务。被害人与被告人是大三的学生,在学校的宿舍里不是专心学习,而是打游戏上瘾。他希望通过此案,学校应当反思一下,对每位学生都应该认真负责,避免此类悲剧的再次重演。(本版稿件 魏绘轩 助理 于寿源 实习 费义勇/文 施忠威/摄)

两宋元明
心情随笔
内饰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