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十七岁的江湖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聊城信息港

导读

章:草菅人命  十七岁的方怒练剑十载,练出了一副雄姿英发,宝剑纶巾,笑谈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模样,但十分装模作样。就像雏鹰长大后要离开母鹰飞

章:草菅人命  十七岁的方怒练剑十载,练出了一副雄姿英发,宝剑纶巾,笑谈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模样,但十分装模作样。就像雏鹰长大后要离开母鹰飞往高空练翅一样,方怒向母亲辞行。  方母说:“古人教训得好: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到底要去哪里?”  方怒说:“古人教训得不好,父母在,要远游,游有方也罢,无方也罢,无所谓。我听说当今武林盟主时常出现在京城,我想去会会他。”  罢了,十七岁的少年总有些逆反心理,方母不跟他计较,只是担忧地说:“近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皆称当今武林盟主德才兼备,你去会会他,增长你的德才,似无不可,只是江湖险恶,一不小心,江湖就成了不归路,你要考虑清楚。”  方怒将手中宝剑一举,将大话说得响亮:“虽然古人诗云: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但我不怕,江湖成就了多少英雄的史诗和情诗。我……”  言谈之间,他仿佛觉得自己是英雄,甚至是武林盟主,他要成就十七岁的史诗和情诗。  方母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但还是为方怒备好出门的携带物:一匹白马、一只白鸽、一顶草帽、一袋方家的独门暗器七杀星。  方怒向母亲一拱手,翻身骑上白马,像白马王子一样,把马鞭一扬,白马疾驰如风。他戴着草帽,穿着一袭白衣,白衣当风,飘然如云,得得得,一串马蹄声很快把母亲的含泪叮咛抛在百里之外了。  风中传来方怒自编自唱的一首江湖民谣:  背起行囊带上那把所向披靡的宝剑  装着若无其事地告别  告诉母亲,我想出门闯荡江湖  母亲哭着对我说  江湖险恶  那是不归路  我站在门口想了好半天  终于鼓起勇气走出了家的门  哦哦哦,那一年我十七岁    不出几日,这位白马王子把一张好奇的面孔展示在京城长安的百里长街上,一双英气逼人的眼睛打量着异乡。  长安是天下一等一的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长安街的阳光华丽胜金,白亮胜银,香暖胜玉,掬起一棒阳光,照见了无数梦幻。  得得锵锵,一阵流金泻玉的声音响起,华贵而霸道,一大队人马鸣锣开道,撞得阳光荡起褶痕,紧张的空气向街道两边纷飞。什么人如此嚣张?  只见一队穿黄马褂的銮仪兵擎着黑漆描金的红棍向街道两旁开道,后面是乐队,鼓、板、笛、箫、画角、铜号等乐器组成庞大的阵容,中间是两顶华丽的轿辇。  幡、麾、节、氅等仪仗物在风中招展,灿若明霞,一队手执斧钺剑戟的侍卫耀武扬威。  一面幡旗上写着“丞相”二字。  方怒断定,坐在前面那顶华轿里的恶棍是当朝丞相,那么,后面那顶华轿里坐着的歹徒又是谁?  这两人还不够歹恶吗?  太阳之下,仪仗队招摇过市,所有人纷纷退避三舍,唯恐避之不及,小贩们的苹果、梨子、橘子、烧饼、馒头被挤落一地,他们来不及收拾就跑了。俗话说:大路朝天,一人半边。为什么有人独霸街道权,江湖道义何在?  眨眼间,街上行人逃得只剩下二人:一老乞丐和一小乞丐。  老乞丐不能站立,只能爬行,他的双腿缠着一圈圈纱布,里面绑着夹板,这表明他的双腿可能骨折了,他前面放着一只破碗,里面一文钱也没有。  小乞丐只有十一二岁,显然背不起老乞丐,他手里拿着打狗棒,站在街上,守着老乞丐,茫然失措。  侍卫队长走上前,飞起一脚,踢在老乞丐身上,虎吼狼喝:“滚、滚、滚,丞相大人过路,所有牛鬼蛇神一律滚开。”  老乞丐哀求:“大人,大慈大悲赏小人一文钱吧,小人三天没吃饭了。”  小乞丐跪在地上磕头:“我爹的腿断了,不能走路,我很饿,跑不动,我们想滚开也滚不了。”  侍卫队长张开鹰爪,试图一把抓起老乞丐扔到一边,但老乞丐的身子却像扎根在地一样坚固不动。  说是迟,那时快,第二顶华轿的帘子一动,一条黑影飞出,此人轻功绝妙,迅即飞到老乞丐身边,抓起他,往街道一旁猛砸而去,砰地一声,老乞丐重重摔在地上。  黑影又一闪,凌空弹跃,向轿辇里退坐回去。帘子垂下,平静如水。  小乞丐跑过去,拚命哭喊:“爹,爹,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在这件事发生以前,仪仗队早已稳稳前进了。  方怒正在街道一侧,走马观花,他远远目睹了这一幕,忍无可忍,便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向丞相飞去,一落在地上,伸出手指,恨不得指穿轿帘,破口大骂:  “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将心比心,推己及人,此为大仁大义,乞丐与皇帝平等,猪狗丞相,你纵容手下草菅人命?方某要向你讨一个说法。”  丞相无言。  丞相后面的那顶轿辇里的人再次飞出,凌空一闪,就飘然落在方怒面前,鹰爪探出,抓起方怒,随便一扔。  方怒在半空中听见他指节格格响,一阵金刚大力推动他的身子旋转着,啪地一声,他落在了老乞丐身边。  而那人武功,在方怒落地时,他早已凌空落下,坐回轿辇里。  仪仗队继续前进。  方怒在地上差点咯出一口鲜血,还算幸运,身体未受重伤,只是十分疼痛,同时,一身白衣沾上了黑泥,这让他懊丧不已。  小乞丐哭哭啼啼。  方怒顾不上疼痛,伸出食指探了探老乞丐的鼻息,探出他已经断气了。  小乞丐说:“爹,我长大了一定加入丐帮,替你报仇。”  方怒掏出纹银百两,一把扔给小乞丐:“区区银两,略表寸心,够你花几年了,你先去棺材店里买一口棺材,再请店里的伙计帮忙安葬令尊,我去替你报仇。”  说完,方怒以鲤鱼打挺的身法,向上跃起,转眼间,飘然远去。  他走到街角去寻找那匹白马,发现白马不见了,他现在变成了无马黑衣王子,懊丧极了,想起在私塾时用假语村言代替骈四俪六的华丽辞藻所写的几句口语诗:  我要做江湖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短暂的情人  像所有以梦为马的剑客一样  我不得不和英雄和小丑走在同一条路上    白马王子失去了白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洁白的梦想,还有什么比以梦为马更重要?  心若在,梦就在。  侠客的梦想就是去实现让皇帝与乞丐平等的大爱,骑着这样的梦想去打败一切敌人,这就是以梦为马。  一想至此,他觉得自己太粗心了,仅仅把银两施舍给小乞丐还不够,他那么小,他去请求棺材店里的伙计帮忙葬父,那些伙计很可能抢去他的银两。  方怒略略自责了一番,赶紧回头去寻找小乞丐,但为时已晚了,他还没走到小乞丐身边,远远望见他倒在地上,一锦衣侍卫正收刀入鞘。  方怒怒气冲天,连翻三朵筋斗云,飘飞几丈,迅即落到那侍卫身边,拔剑出鞘,剑出如电,剑尖顶住了侍卫的咽喉:  “老实交待,是谁叫你连小孩都不放过?”  锦衣侍卫来不及拔刀,无力反抗,但也不交待。  方怒把剑尖往前顶了一顶:“再不开口,就一剑刺穿你的喉咙,快说。”  “是方大人!”  “什么,我姓方,难道是我?”  “是保护丞相的方大人!”  “方大人为何如此狠心?”  “方大人吩咐,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说若不除掉小乞丐,小乞丐长大了会加入丐帮,以后找方大人麻烦。”  方怒把剑尖往前一推,锦衣侍卫的咽喉爆血。  阳光照着这名侍卫的尸体,地上一抹殷红。  所有的江湖梦想注定被鲜血染红。  方怒收剑入鞘,暂时确定了梦想的方向,就是不允许那方大人姓方,方是一个充满侠义的姓氏,令人想起方方正正,那方大人歪歪斜斜,毫无仁爱之心,连老人和小孩都要赶尽杀绝,配不上方姓,他必须盯紧他,迫使他改姓。    第二章:袒护淫徒  长安街五彩缤纷,市列珠玑,户盈罗绮,阳光照繁华如梦,梦如人生。  此刻,太阳正放射着单调的白光,丞相的花花公子带领一群家丁在街上猎色。  此人的别名叫做登徒子。  登徒子是春秋战国文人宋玉所写的《登徒子好色赋》中的人物,登徒子因宋玉的批判而成为天下好色者的代名词。丞相的花花公子冒天下之大不讳,以此冠名,还曾多次放言:“名,可名,非常名。老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登徒子,永不改名。”  一色彩缤纷的女子进入了登徒子的视线。  那女人唇红齿白,柳眉青黛,穿着红衣,一头青丝上簪着一只珠钿,珠钿闪着黄灿灿的光芒。  红衣少女过几天就要出嫁了,她在一小摊前选购饰物,距她几丈开外,她的母亲和妹妹在另一处摊点为她挑选婚纱。  登徒子仅仅瞪了那红衣少女一眼,眼光就由直钩钩变成弯钩钩了,他感觉她的一举一动皆如花枝颤动,美艳迷人,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红衣少女是一朵绝世罕见的红花,谁不想抱着她狂吻一番?这采花贼贪谗的口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令人从在反面想起一句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红衣少女感觉不妙,转身快步行走。  登徒子岂能放过她,他抹了一把口水,抢上去拦截,嘻皮笑脸地搭讪:“亲亲我的宝贝,我要越过高山,去寻找那已失踪的月亮,我要找遍无尽的夜空,摘颗星星做你的玩具,亲亲我,宝贝,宝贝!”  他一边胡言乱语像唱歌,一边闭上眼睛,把一张油嘴凑上去,用滑舌用亲吻她的脸颊。  啪地一声,红衣少女扇了油嘴滑舌的登徒子一耳光,登徒子恼羞成怒,喝令家丁一拥而上,将她打倒在地。  登徒子露出狞笑,跨在她的身上,猛烈地撕扯她的外衣,红色外衣被撕破,他再一件件地剥脱她的内衣。  红衣少女的母亲和妹妹闻声赶来,却被家丁们从中途拦住,一阵调笑声飞扬。  转眼间,登徒子将红衣少女的衣服全剥光了,她的双乳如并蒂莲,绽放在阳光的盈盈水波里,登徒子爆发出一浪一浪无所忌殚的淫笑。  方怒正在寻找方大人。  阳光曝晒着他,他戴着母亲送给他的草帽,帽绳紧紧系在下颌与颈项之间,他穿过了一条街。  不料,没找到了方大人,却看见了一花花公子在光天化日之下剥光了一女子的衣服,正在解开她的裤带。  拔剑一怒为红颜。  方怒猛喝一声,纵身如虎,掠过一堵围观的人墙,挥出手中剑,剑身一旋,围堵红衣少女家人的几名家丁就扑倒了。  剑身转向,剑锋再向下一划,登徒子的后衣被划开,登徒子露出光光的背脊。  方怒想要曝光他的丑态,所以用剑一挑,登徒子半裸的身体被挑飞到半空,张开四肢乱舞,他哇哇乱叫。  那红衣少女趁机爬起来,和她的家人慌慌张张地逃离了现场。  恰巧在这时,仪仗队路过这里,方怒要找的方大人出现了,真是冤家路窄。  方怒正戴着草帽,迎着阳光,正望着登徒子的身子在空中张牙舞爪,同时一眼瞥见了仪仗队,猜想那所谓的方大人正坐在轿子里。  只见轿帘一闪,方大人一冲而出,施展万里云霄一轻羽的轻功,飞身跨过几十丈,在半空中接住了登徒子的身体,把他轻轻放下,瞟了他一眼,就像斜睨着自己的宠物。  登徒子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哇地一声哭了,指着戴着草帽的方怒,撒娇地对方大人说:“叔叔,快帮老子教训那小子!”  方叔叔看着方怒戴着不伦不类的草帽就知道他是江湖小字辈,怒斥说:“无知小儿,你应该躲在你娘的怀里吃奶,长大成熟了再出来混,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凡事要仔细掂量。子曰:再三而后行,再思可也。既然你娘没教你,老夫就代劳了。”  言未毕,掌已出。  他的叉开铜爪铁骨的大力阴风掌抓来,抓起身轻如燕的方怒,使劲一捏,方怒感觉此人功力博大精深,仿佛听见了自己骨骼破裂的声音,立即就晕了过去,他把方怒奋力一扔,仿佛要把他抛向46亿年前的龙潭虎穴。  套住方怒下颌的帽绳被抓断了,方怒头上的草帽随风扬起,不知悠悠飘过了几条街,终不知所向。  方怒的身子像一叶芭蕉在天空打滚,他不知自己是生是死,眼睛闭合,昏天暗地,临死前,脑海里回荡着一首草帽谣:  妈妈,你可曾记得  你送给我的那顶草帽  在江湖上失落了  妈妈,那顶草帽就像你的心  不知飘落何方?    第三章:青楼寻欢  方怒横躺在地上,死去了很久。  然而命运之神眷顾他,他没有死透,死亡的间隙里残存着一丝活气,到入夜时分,他竟然慢慢活了过来。  他想起《道德经》上的名言: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声音相和,前后相随。这说明一切相反的事物都相辅相成,生和死的关系正是如此,子曰:不知生,焉知死?同理,不知死,焉知生?生是死的一面镜子,死也是生的一面镜子,它们若不被蒙蔽,都将彼此照出对方的意义。  方怒很幸运地体验到短暂的死亡。不知死的人是可怜虫,死而复活的人了解生命的奥秘。江湖中有一句名言:痛并快乐着。同样,有的人乐并痛苦着。而生死对人来说,有的人活着并死亡着,有的人死并生存着。  那些锄强济弱、除暴安良的义士纵然有一天牺牲了,他们将死并生存着,那些追名逐利、草菅人命的恶霸无论活得多么风光,都不过是活着并死亡着。 共 24716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道路杨靖峰

下一页:无悔青春

友情链接